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状元

什么时候,考试不是测试学子们的了解程度,或理解能力,而是比拼考获A的数量?
什么时候,小孩已经成了考试机器,懂得如何作答,但却不会面对社会?
什么时候,家长的光荣,来自小孩的成绩单?

许多的变迁,现在的社会,孩子读书很大压力,也很可怜。每天带着厚重的眼镜,拖着沉重的书包,赶了一场又一场的补习、钢琴、画画、书法、游泳。。。剩下的,就只有疲惫的心灵,和空乏的躯体。

我有幸避过了这个年代,也有幸我娘不怎么“担心”我的功课。我忘记了我是如何度过了小学,我记得,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六老师,每天的装扮都是花枝招展。啊,对了,我还记得,我们班上的男同学,一起疯着“七龙珠”漫画,把一整套漫画收在课室后面的书橱,轮流借看,结果被班级任充公。还有每天上课前,从七点20分开始到七点40分的象棋大赛。虽然我不是棋王,但有幸名列四大天王之一。每天的激烈厮杀,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乐趣无穷。还有,第二班的级任老师不忿气我们的嚣张,要出艰难的数学考题刁难我们这一班,结果成绩出来她自己的班数学全军覆没,而我们班的,三分一考一百分,最低分数88分,气到她脸青青。当然,我的小六鉴定考试成绩不是很好,3A、3B。重点是,我好像没有印象我有在读书。


要上中学,我可以保送进那时候区域的名校(现在的超级明星学校!只收全A生,6A1B,对不起,请另请高明)。那时候我娘说,不如这样啦,你去读英校,学好英文,以后有出路。那间所谓的英校,是收那些进不了名校,和不懂中文的学生。我对我娘说,如果要我去那间学校读,我就不读书啦。哈哈,才12岁,我就呛我娘。结果,我娘无可奈何的让我去“名校”就读。

我记得我娘只去过我学校三次。一次带我报到的时候;一次我PMR领成绩的时候,我打电话回家报成绩,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考获佳绩,自己偷偷叫朋友载来学校看成绩布告;第三次是我SPM拿成绩的时候,七早八早打扮到“花枝招展”准备好坐在客厅叫我带她一起去领成绩。

中学啊,我算小有名气啦,同年级里的舞王,预备班时就代表团体出赛表演舞蹈,也曾经引领团体在大型的aniversary表演,夺得全场总冠军,奖杯比我还高。也曾经在第九班的时候,数学考试击败过第一班的同学。在最糟糕的时候有三百多名次,然后一次过就跳到八十多名次,挤进第三班,再前进到第二班中学毕业。

那时候我们的小学和中学,不只是读书,还有许多多姿多彩的生活和回忆。那时候也不乏书呆子,但会给人看不起的。环顾现在的小孩,他们除了读书、补习;成绩、名次之外,还有什么?还剩下什么?


我的母校,现在已经是培养考试机器的工厂,团体学会全部被搞死了,每年的PMR和SPM放榜时,全A状元生啊,多到上百位计算的。就是这样,很多家长挤破头、抓破脑,想尽办法、用尽关系,都要把孩子送进去读。家有点钱的、社会有点名望的甚至不惜一掷千金,每年捐献大笔款项给学校,来换取个“董事班”的名额。结果孩子进去了,在最后一班瞎混,根本就是没有能力,也没有心机去读书,何必?

区区UPSR小学鉴定考试全A的人数掉了一半,就哭,哇,现在的人真辛苦啊。

10 条评论:

edward 说...

原来你是成绩顶呱呱的高才生,真的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Douglas 说...

大米牙是哦咦噢。。。泰山喔?!

久仰,久仰。

tamiya 说...

我只爬过华山,泰山没有去过呢。

哪有什么高材生?但除了课业以外的,玩得很精彩就真的。

失什么敬?久什么仰?也不过是平凡人。

苦妈 说...

如果每个做父母的,都像你这么会想,
那,我们的孩子就不会这么凄惨了!
孩子会变“背多分”,父母是间接凶手!

tamiya 说...

是现在的父母,累死、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这个课题,还会再讨论几篇。

Yee Cheng 说...

想当年,我对成绩很执著。
上了大学后,看开了很多。许多知识是无法从考试中获得的。那些考试机器还需要多点时间方能体验学习的真谛。

tamiya 说...

学会放手,你会得到更多。

lock 说...

你用的照片是來自NTV7的節目, 小心它告你侵權!

tamiya 说...

lock:我从Google image搜索到这状元照片。我想他们也是从那里拿到的,呵呵。

maileng 说...

好玩。
迟一点我也写一篇关于名校。